黑龙江七台河勃利县青山乡太升村
本站网址:
395007.cnlhzb.com
将本站设为浏览器首页 将本站加入到收藏夹
农民与法

农村低保并不公平——村委会本身的腐败成为低保的重灾区

发布时间:2017-09-12 11:25:13     阅读:196 举报
      低保这个问题,长久以来一直是中国社会一个敏感问题,尤其是农村低保。低保简单来说,就是保障每一个弱势群体生存的最低的生活保障。低保政策在中国已经有十多年了,在一定程度来讲,顶层设计的初衷是绝对有利于民生,有利于弱势群体的生存和发展,可是我发现这样的政策,中央设计的非常好非常合理,可是一到了基层往往被诸多的歪嘴和尚,把这经给念歪了。这些年来,中国乡村层面、乡镇层面,包括县域经济领域里的腐败问题,有相当多的是和低保腐败有关系。低保腐败是什么概念呢?我们刚才说到杨改兰一家2013年穷成这个样子,居然把原有的低保的资格给取消了。

低保是经历怎样的一个程序呢?我们把这个程序捋捋不难发现其中的问题到底在哪。低保首先是在农村最穷的人,他自己得申请,向这个乡镇一级的政府申请。乡镇一级的政府,或者说县一级的民政局,因为民政局它下面有一个二级局叫低保局,这些地方受理,然后他们就要委托申请人所在的村子的村委会去审核一下,提出意见,然后由这个村委会组织人对他家进行审核,看看他具不具备这个资格,然后召开村民大会,或者村民代表大会提供一个建议,就说这家人符合这个可以领低保,然后上级部门接到这个申请之后再进行一次审核,审核通过之后就按月发给他低保。这低保是多少钱呢?头些年可能一个月农村每个人人均就六七十块钱,但这些年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增长的比较快现在大概有二三百块钱左右,那么对于杨改兰这样一家六口人来讲,如果六口人都能够享受低保的话,那每个月大概有不到两千块钱,一千多块钱的收益,这对贫困的农村来说,等于是雪中送炭,可以说对他们生活的改善,会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但是现在中国农村,什么人能够获得低保,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担忧的现实。

往往获得低保的是什么人呢?是村长、村支书,他们的亲属、亲戚朋友。而在农村真正需要低保的人,很多人根本无法获得低保,就你申请也不会被通过。因为往往上一级,你像民政部门和乡镇,它往往会先尊重村委会一级提出来的意见,如果这个人在村委会不被通过,那么上级很难有正常的渠道,来了解这个人该不该获得低保。所以往往村委会这一块成为低保腐败的重灾区,把自己的亲戚朋友都给弄成低保,而这些人很多甚至开着好车,在城里头买了房子了,他们来吃低保。那么农村不是说所有的真正需要的弱势群体都得不到,什么样的往往能得到呢?比方说家里头两个儿子,一个脑瘫一个瘸子爹妈都已经常年卧病在床,在农村那简直穷的不能再穷,人都知道他家那穷的什么程度。这样的往往他能的低保。为什么?你这样的都不给低保容易犯众怒,把事儿捅大了。我们的村长村支书往往很聪明,这个时候他们会用这样的方式把他们报上去,但是对于那些处于一种中间状态,生活也很贫困,可是家里头呢也没有残疾人,或者也没有让外人一看明显可怜的不得了的元素,往往这样人申请低保特别费劲。

这个低保申请上去之后呢,他的腐败体现到什么地方,一个是我刚才说村里头这些人亲戚朋友,有权有势的得了这个低保,另外一个呢这种低保每年上一级部门,尤其民政局社保局要进行审核,审核过程当中,很容易就审核露馅了,就你的收入啊标准啊和低保的标准之间区别很大,所以这个时候两头扣在一块进行腐败的事,就非常非常多见。我们可以上网搜一下,你输入“低保腐败”四个字,你看看这些年在乡镇一级再村一级,上下勾结在一块,沆瀣一气进行腐败活动的事件是非常非常多发的。甚至出现生么情况呢?为了平息民愤,南方有的地方管这个叫“挂户”,北方叫“贴保”。中国人会创造性的发明很多词。什么叫贴保呢?就比方说一份低保,一个月300块钱,他把这一分为三,有的就跟吃空饷似的,明明不该得低保他得了,然后在他这户头上挂另外两个人,或者说在一个特贫困人家上挂另外两个人,这样剩下那俩人挂着那个这个叫“贴保”。说白了300块钱一个月的低保,有三户来吃,其中有一两户根本就不合格,有一户是真正该吃低保的,应该得到这低保,上级已调查发现他家确实穷,却没想在他身上还挂着另两个寄生虫,所以这种“贴保”形式一方面平了民愤,真正需要帮助他确实得低保了,另外确实有人中饱私囊,在这里吃了大量的黑金。

还有一种特点就是说有的腐败的干部,他通过这个方式虚假的立账户巧立名目骗取低保,中饱私囊 ,有的是给自己亲戚朋友列的低保,有的索性都是假的户头,然后把低保弄来之后,中饱私囊搁自己腰包里了,每个月自己弄几万块钱花花,结果真正需要帮助的人却得不到帮助,所以低保腐败在中国现在乡镇一级腐败当中占据的比重是特别特别大的。那么在杨改兰这个事件当中我想,当初他们获得了这个低保资格,后来又被取消了,你记住取消一个低保资格,那就意味着低保这份钱不知落到谁的腰包里了,有可能落到哪个王八蛋的腰包里了,因为这份不会因为他取消,上级财政就不拨这个钱,再立一个户再找一个人家,这低保钱还得拨下来。

所以你想中央三令五申在这方面加强监管加强什么,一到了基层上下勾结,把中央好的政策,瞬间消解于无形。所以我想这个事情极端,说可能造成杨改兰一家死亡,还有一些并不极端的例子在中国大地上几乎每天都会发生。需要得到低保、需要得到帮助的人没有得到,而哪些不该得低保的人却在用国家的财政肆意对个人的消费进行挥霍,这是非常不合理的现象。

现在呢,中央政策当中还有一个应该说确实惠及民生的、非常好的举措,就是中央政府提倡的精准扶贫。这个精准扶贫是非常及时的,但是现在到了基层之后呢,很多地方又给念歪了。你看在杨改兰事件当中暴露的她所在的这个村委会里面,精准扶贫那个名单,你发现这里头多数都跟村长啊、村支书啊有关系,这样的家庭往往获得了精准扶贫的扶持,比方说你的房子进入危房改造项目,或者是这个进行这个精准扶贫的兜底建设。精准扶贫的兜底建设特点是给你换房子、修房子是不要你钱的。那个危房改造呢,是你自己拿一部分钱来,但不管哪样呢,这个补贴力度都非常大。你发现有的人家呢,根本不需要进行危房改造,不需要做这种精准扶贫的兜底,好,也被弄下来之后给修房子干嘛,得了这便宜。而真正住那房子,随时可能晃晃得要倒的得不到。像杨改兰一家,五十多年的房子住着了,居然没有得到什么改善。所以无论甘肃怎么去撇清自己责任,你在这上是摆脱不了干系的,中央的精准扶贫政策你是怎么执行的?

所以我现在觉得,对于中国真正的贫困户来说,光是精准扶贫还不够用。现在应该财政全面地提升拨款的数额,整体提高贫困线往上移动的频率。我记得八十年代的时候呢,人均年收入200块钱,这家就属于这个贫困线,算成贫困户。到2009年,提高到这个人均年收入1196块钱以下,到现在呢是2300块钱,提升了一倍多。那么我们看从85年一直到现在,整个的数额,它提升了大概有是10倍以上,就是12倍左右吧。可是GDP这些年提升多少呢,提升了50多倍,跟我们GDP的增长相比呢,恐怕贫困线数额往上涨的幅度还比较慢,应该在上再大幅度提升。我们有的时候可能出于爱面子,说贫困线提高到那么高,发现贫困人口一下子就多出一个亿两个亿,咱们这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怎么能那么多贫困人口呢?可能政府啊或者相关部门呢觉得心里不太舒服,但是我也觉得,无论政府心里怎么不舒服,也总比老百姓的日子难过要好受得多吧?所以我是觉得现在国际上通行的它的贫困线的数额是多少呢,就人均一天消费低于1.9美金以下。中国现在这个我们说2300元呢这个平均你算到日消费当中呢,应该一天才1美金,跟国际上通行的贫困线标准我们要差了0.9美金。我是觉得中国既然是世界GDP第二了,对外又说我们如何如何强大,那为什么你在这上不能跟国际接轨呢?不能在这个基础线之上划出贫困人口是多少,然后中央财政不遗余力地进行帮助呢?所以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有非常大幅度的提升的必要。

所以说一个国家是不是真正的强大,是不是真正的文明民主,它不仅仅看举办了多少次国际级的盛会,也不仅仅看你奥运会拿了多少块金牌,也不仅仅看你的GDP在世界上排名第几,更主要的是你这个国家的弱势群体到底生活在一种怎么样的质量当中,这个国家、这个政府、老百姓对身边弱势群体的关注程度到底是什么样,这一点我想是决定了一个国家的高度。所以说杨改兰一家发生这种惨剧呢,它其实让我们很多生活在城市里的人们、自以为自己是强势群体的人们他也意识到在歌舞升平的现实背后啊,还有你无法想象的弱势群体一种悲惨的存在,在那里其实生存着另一个中国。


网友评论: